一場上流慈善晚會,居然成了聚眾淫亂派對?臥底女記者,揭開一場無比下流的內幕

在英國有這樣一個相當高大上的慈善組織

——總統俱樂部慈善信託基金會(The Presidents Club Charitable Trust)。

又是“總統”,又是“信託“的…

光聽名字就能想象出這個基金會應該是格調很高,

而且肯定是相當有錢了…

每年,它都會在倫敦多切斯特酒店舉辦一場盛大的籌款晚宴,為“有價值的兒童事業”提供幫助。

33年來,這個以“盡其所能去幫助別人”為己任、雲集了大不列顛最頂級大佬的神秘基金會,共計籌得2000萬多英鎊善款,

並且僅在近十年就已經向200多個慈善機構提供幫助,

為英國的慈善事業做出了極為突出的貢獻…

然而,就在最近,

基金會突然宣布關閉。

在今年的慈善晚宴上獲得了大約200萬英鎊捐款的兒童醫院也表示將會退還這筆錢,

不再接受總統俱樂部慈善信托基金會的幫助。

 

因為就在上周,

這場備受矚目的高端慈善晚宴被爆卷入了一場性醜聞事件…

而揭發這個醜聞的,

是一名喬裝打扮混進晚宴現場的英國金融時報女記者——Madison Marriage。

與許多曝光率極高的時尚界慈善晚宴不同,

總統俱樂部的晚宴鮮少得到媒體的大肆報道,顯得極為神秘而低調。

據說這個晚宴上的嘉賓都大有來頭,

而且還定有一條十分奇葩的規定,

那就是不接受任何女性以嘉賓的形式參加,也不接受女性讚助和捐款,

百分百只邀請男性。

 

作為一名記者,Madison其實很早就對這個晚宴萌生了興趣。

今年,總統俱樂部的慈善晚宴定在上周四。

官方目的是為了給倫敦布盧姆斯伯裡地區著名的兒童醫院奧蒙德街醫院籌款。

據悉,本次晚宴將要出席的,除了基金會的兩名聯合主席

——英國著名房地產開發商Bruce Ritchie以及英國教育部非執行董事會成員David Meller,

還將會有真人秀明星Peter Johns,巴克萊投資銀行中東業務主管Makram Azar以及新任命的一個副部長Nadhim Zahawi等…

可以說是集合了包括英國商業、金融、時尚、娛樂以及政府機構的各色大佬。

而且,在這場慈善晚宴上將要被當眾拍賣的除了物品,還有許多十分有意思的機會在拍賣…

比如與英外國交大臣鮑裡斯·約翰遜(Boris Johnson)共進午餐。

或者和英國央行行長馬克·卡尼(Mark Carney)共飲下午茶等……

也就是說,只要拍下捐款,就可以享受到與政屆大佬交談的機會。

作為一場社交屬性極強的慈善晚宴,相當吸引人……

要是能進去圍觀一下就好了啊!

當時這個記者Madison就是這麼想到…

直到有一天,她從朋友那兒得知這場晚宴將會公開招聘130名符合高、瘦、美要求的女招待,

Madison抓住這個機會提交了申請書,並幸運的通過了篩選。

不過,

在申請過程中,她發現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首先,負責挑選女招待的Caroline Dandridge(Artista公司負責人)反復提到了嘉賓有可能會騷擾女孩們的事情。

她甚至建議一名女生對男朋友隱瞞這次工作:

“這是一份比較難以描述的工作,有些女孩會非常喜歡它。

但對另一些女孩來說,這可能會是她們這輩子所經歷到的最糟糕的工作……

其次,

在晚宴前兩天,Dandrige女士還突然給通過申請的女招待們發送了一封電子郵件。

郵件內容要求他們穿上性感的黑色高跟鞋,黑色內衣,做好頭髮、化好妝,

因為她們將有可能在宴會結束後被帶到其他的地方去……

還有一點很重要的是:要求她們必須保證當晚統一上交手機。

 

雖然有些莫名,但是懷抱著緊張和忐忑,還有作為臥底記者的興奮,

Madison Marriage準備按照郵件裡的要求,一步一步的全部做到位……

這天,

她小心翼翼的卷好頭髮,穿好緊身連衣裙和高跟鞋,最後一次檢查安裝在身上的隱秘攝像頭和錄音筆,

然後鎮定地前往Dorchester酒店……

此時的時間是,2018年1月19日下午4點。

剛抵達酒店,她就被塞了一份長達五頁紙的“保密協議”,

沒有給她任何閱讀文件的時間,更沒有給她複印拷貝的時間,她直接帶到了一個客房。

在那裡是一個專為女招待們準備的化妝與髮型團隊,

不少年輕的女孩子們正在那裡嘰嘰喳喳,詢問著前輩們這個宴會到底是什麼樣的……

Madison也側耳聽著……

她得到的反饋五花八門,

一位曾經做過的女招待表示,這裡的男嘉賓有的是“混蛋”,但是有的“很有趣”,全憑運氣……

有的女招待表示,至少有個好處,是可以自己不停的喝酒……在別的地方可沒有這樣的機會……

但是更多的女招待則悶悶不樂,不太說話,Madison甚至聽到一個五年前曾在晚宴工作過的女招待在暗自嘀咕,“真的不敢相信,我居然又來了。”

具體會是什麼樣的,誰也不知道,每個人都緊張又興奮……

晚上7點,所有工作人員開始用餐。

負責管理女招待的Dandridge夫人換上了一套漂亮的黑色西裝,走進來給大家做簡報。

簡報內容很短,她告訴所有的女招待們,

“你們的任務很簡單,就是讓這些來自英國和外國的商人們,古怪的君主,政要,寡頭,財產大亨,電影製片人,金融家和CEO們玩開心,

同時給他們端端飲料。”

但是什麼才叫“玩開心”呢?每個人的心裡都打著鼓……

而這種感覺在拿到製服之後更甚——又短又緊的黑色連衣裙,還有一條跟束胸衣一樣的厚厚的黑色腰帶……

看起來一點也不端莊……

在穿好衣服之後,每個人甚至還給了一杯白葡萄酒……

壯膽嗎?

沒多想,Madison一仰而盡……

晚上八點,宴會開始,

女招待們被排成兩列,最高的站在前面,從舞台的兩邊魚貫而入,

與其他地方的服務生不同,在這裡女招待並沒有引入人群,而是被帶領到舞廳的最前方,大剌剌的對著所有男嘉賓“展示著自己”,

這個過程直到130名女招待全都進入才結束……

而眼前的男士們,更是在看到女招待到來時,兩眼都放出了光……

在等待煙熏三文魚前菜到來的時候,不少男人直接故意擠在了女招待的身邊,

還有不少男士雖然坐著,但堅持握著女招待的手,來回揉捏,

然後趁著女生不注意,一把把她們拽到自己的膝蓋上……

燈紅酒綠,觥籌交錯,眼前的一幕幕讓Madison目瞪口呆,

也就是此時,混跡在人群中的Madison真正才意識到,這根本不是什麼正經的慈善晚宴!

這分明專為這300名富豪名流男性們準備的……淫亂派對……???

香檳,威士忌,伏特加,各種酒類都被呈上了桌子,

女招待們坐在男人的大腿上,香檳不停的往女生的酒杯裡倒……

舞台上的藝人們來了又走,舞蹈演員打扮的頗為滑稽,但是男人們的心思卻並不在舞台之上。

他們的心思跟他們的手一起,在女招待們的短裙上和短裙內……

一名28歲的女招待表示,這次經歷與她豐富的服務業經歷中的任何一次都不同,

在以往,也曾有人與她調情,但從未有一次像這次一樣讓她害怕……

她的大腿,屁股,跨,肚子被人反復撫摸,

無論她躲到哪裡,都會有手伸出來,在她的身上肆意妄為,就好像她是一個物品。

一名男嘉賓直接衝向了她,對她狂吻不止,還有一名男嘉賓,拉著她要求去樓上的房間……

而這種情況,並不是例外……

幾乎每一個女招待都這樣被“鹹豬手”過,潛伏在其中的Madison也中了招……

她被撫摸,被邀請提供性服務,還有不少男性對她說出了極度下流猥瑣的話語。

她甚至看見有的男嘉賓直接暴露出自己的生殖器,衝著女招待嗬嗬笑。

除了撫摸,揉捏之外,這些男嘉賓還會肆意的拉住女招待,問她們是否提供性服務。

 

在這些女招待中,有一名年僅19歲,第一次來到這個宴會,

在路過一個接近70歲的男嘉賓時,她直接被對方一把拽住,問她是不是妓女。

她顫抖著說,“我不是。”然後倉皇的逃跑……

身後是男人們毫不掩飾的,誇張的笑聲……

儘管才過了1個小時,但是宴會廳裡的混亂已經讓許多年輕的女招待感到害怕,

她們不敢聲張,也不知如何求助,只能選擇逃避……

比如,躲到舞廳的一邊,或者躲到女廁所。

但是,負責管理Artista有一個“執行團隊”,由一些男女工作人員組成,

他們像獵豹一樣繞著舞廳來回走動,捕捉不太活潑的女招待們,然後“鼓勵”她們與男嘉賓進行互動,

在女廁所外還有一個監控系統,在裡面呆太久的女招待都會被叫出來,然後帶入舞廳……

當有的女招待實在忍受不了,選擇跟主管辭職時,

沒想到卻被打回,“別犯傻,去喝一杯就好了。這些人很可愛的,而且他們很有錢啊。”

主管的話讓女招待們的心涼了半截……

這些“執行團隊”,到底是在“執行”什麼?

晚上10點,籌款活動正式進行,

拍賣平包括豪華汽車,和政壇商界大佬共進午餐的機會,甚至還有兒童圖書作家David Williams下一部作品中的人物名字……

嘉賓們競拍著,洋洋得意的展現著自己的富裕和“男子氣概”……

也就是此時,不少女招待退出了宴會廳,因為這是她們休息的時間……

她們終於可以好好歇一口氣了……

晚上11點,女招待們回到了宴會廳,繼續做著“招待”工作,

就在所有人在為最後一個小時而硬撐著的時候,

她們被告知,必須得參加一個“後續派對”,大多數人都必須呆到淩晨2點……

而這個“後續派對”,在 Dorchester酒店的一個小房間裡舉行,

房間裡的男人們都已經喝的醉醺醺的,粗魯的拉著女招待們跳舞。

在房間的後排長椅上,坐著一排年輕的女生,她們茫然的看著眼前的一切,精疲力盡又害怕。

到了午夜時分,Madison清晰的從醉醺醺的人群中認出了一位“公眾人物”……

他來到一個年輕的女招待面前,強行摟住了她的腰,把她拉到了自己的懷裡,

“你看起來太清醒了,”他說,然後他拿給自己的玻璃杯裡倒滿了香檳,對著女招待說,

“你把這杯酒給喝了!把你的內褲給我撕下來!”

“那張桌子,看見沒,上去給我跳舞!

眼前的一切已經超出了Madison的想象……

直到“後續派對”結束,所有人走光,Madison還在恍惚之中……

此時已經是深夜,但是她覺得非常非常的難過,

因為她看到,自己國家的上流社會,在2018年,還在做這種不堪入目的事情。

跟她一起做“女招待”工作的,大多都是普通的女學生,她們對未來充滿期待,為了生計在不停的努力,

在做這份工作前,她們對未來會遇到的事情一無所知,

只是為了150英鎊,只是為了賺一點錢,為什麼要吃這麼多苦,受這麼多委屈……

在接下來的一周,她都無法投入工作,她去見了自己的父母,並且忍不住痛哭……

最終,Madison還是振作了起來,她擦幹眼淚,

記錄下了在“總統俱樂部”舉行慈善晚宴當晚發生的事情,文字報道配著臥底偷拍視頻,一起發在了《金融時報》上,

報道直接震動了英國,引發了人們的憤怒……

英國首相梅姨的發言人表示,梅姨對《金融時報》的陳述內容非常“不舒服”,

她強烈指責這樣活動的舉辦,並且表示要開除出席的部長,她指出,“這很明顯是一個她不會被邀請參加的宴會”。

同時,唐寧街表示,“這個報道說明,要確保所有女性得到平等的待遇,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英國自由民主黨副主席Jo Swinson表示,這個報告“讓人胃疼”,

“超過300名富有的商人居然能夠開心的參加這個活動,這說明腐朽的,性別歧視文化依舊在商界非常吃香。”她說,“是時候收拾這個爛攤子了。

保守黨議員Anna Soubry表示,“我可以想象,通過這次慈善晚宴而受益的慈善組織會非常震驚,而且他們的名字也被隨之抹黑。”

同時,在推特上,許多網友都對這個慈善晚宴和受益的慈善組織表示憤怒,而對聯合主席David Meller的憤怒更是達到了頂點……

要知道,他剛剛被女王授予英國帝國最優秀勳章,

現在,他有什麼資格配的上這枚勳章?

在短短一天之內,事情已經鬧得腥風血雨,當事方也紛紛發表聲明……

Dorchester酒店在一份聲明中表示——

“我們不知道這些發生的事情只要我們被聯繫我們就會與有關當局進行合作。”

負責招募女招待的Artista公司的Dandridge女士——

“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慈善籌款活動,已經運行了33年,為弱勢兒童的慈善事業籌集了大量的資金。我們有自己所遵循的行為準則,我對於任何性騷擾和嘉賓事情一無所知,我非常驚訝。”

總統俱樂部相關主管——

組織者對於不良行為的指控感到很震驚。這種行為是完全不能接受的,這些指控會得到充分和及時的調查,並且采取適當的行動。”

兩家接受過他們捐贈的兒童醫院也聲稱,他們感到“震驚”和“遺憾”,正在歸還資助資金,

但是這樣推卸責任的聲明,並不能消滅人們的怒火…

隨著事情的發酵,網友的譴責,加上來自政府最高層的敦促……

很快,在幾個小時之後,活動的組織者David Meller宣布從英國教育部辭職,

到了傍晚時分,總統俱樂部的慈善機構宣布將關閉機構,並且他們表示,賬戶中剩餘的資金會分配給需要幫助的事業……

沒過多久,總統俱樂部宣布解散……

從報道到解散,不過用了兩天時間,

這個以“慈善組織”為名,暗地裡對舉辦性淫亂派對,舉辦了33年的總統俱樂部就這樣轟然倒塌……

所謂英國的“上流”社會……

在暗地裡,卻又無比的下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