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博主被前男友濫發性愛視頻,她抗了5年,終於贏下這場不雅視頻第一案!

2013年6月11日,是美國女生Chrissy Chambers永遠不會忘記的一天。

當時,她正在拉斯維加斯,和女友Bria Kam一起錄製唱片,回首過去的一年,通過不懈努力,她倆成為了Youtube上最受歡迎的女同視頻博主之一,就在前一天,她們新發布的視頻點擊率正在急劇飆升,轉眼就過了50W,

愛情甜蜜,事業蒸蒸日上,仿佛一切都順順溜溜的,未來充滿期待……

直到這天……

Chrissy像往常一樣檢查郵箱,沒想到打開了一個意想不到的郵件……

郵件來自Chrissy的一位同行,這位同行表示自己最近收到了一個陌生人發來的奇怪的留言,勸誡她不要再與Chrissy有任何來往——

“我發現你和Chrissy和Bria是朋友,”陌生人寫道,“但是你知道色情網站上有Chrissy的黃片嗎?”

“我覺得你應該知道這件事,因為你的視頻真的很棒,你不應該跟Chrissy那樣的垃圾做朋友。”

“搜索‘Chrissy Chambers色情片’,你就會發現我說的都是真的。”

不知所措的,Chrissy按照郵件裡的留言截圖搜索了自己的名字……

然後,她看到了一個名叫“我正在幹我的前女友Chrissy Chambers”的鏈接,

她顫抖的點擊進去……

這是一個視頻,Chrissy一眼就認出了視頻裡那屬於自己的赤裸的身體,長長的黑髮,舒展的四肢……

一個沒有露臉的男人正在和她進行著粗暴的性行為,她的眼睛閉著,毫無動靜,但是面目清晰可見……

在視頻下,還有不少觀看者不堪入目的評論……

Chrissy不記得自己曾經拍攝過這個視頻,

但她確認視頻中就是自己,地點是她曾在亞特蘭大住過的公寓,還有拍攝的時間,是2009年9月,她和英國前男友度過的最後一個夜晚。

Chrissy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這種感覺就好像被火車撞擊,”Chrissy說,“全世界都離你遠去。”

Chrissy是在18歲那年,通過網絡跟24歲的前男友認識的,這是Chrissy的初戀,像所有初嚐禁果的少女一樣,她很快就陷入了戀愛……

在一開始,她覺得對方強壯,聰明,有能力,且能保護自己,

但是隨著關係的深入,她發現對方的本性越來越可怕——前男友是個有著強烈嫉妒心的控制狂

當時,Chrissy正在從事演藝事業,夢想成為一名演員,

但是只要劇本裡有任何戀愛情結,前男友都會阻止她前去試鏡或者工作,

他會偷看她的郵箱,一旦發現有跟男性同事聯繫的郵件或者合照就會大發雷霆……

隨著這種控制行為越來越多,在戀愛了九個月之後,Chrissy終於覺得受不了了……

她建議兩人休息一下,短暫分開一段時間,看未來能不能重新再在一起……

於是在2009年9月的這個夜晚,兩人相約最後一次在一起度過。

男友提議喝點酒來紀念分別,

在這之前,Chrissy從來沒有喝過酒,但她還是心軟接過了男友遞給她的酒精,

之後,喝了幾口,徹底不省人事……

醒來後,男友跟她告別,回到了英國……

或許是真的不適合,Chrissy與前男友最終沒有複合,

兩年過去了,她選擇繼續前進……

在2011年,Chrissy意識到自己對一位女生產生了前所未有的愛意,那位女生,成了她現在的女友Bria……

由於跟前男友的分手還算和平,所以兩人陸陸續續保持著聯繫,Chrissy也一直把對方當做朋友看待,

在新的戀愛之後,她覺得自己有必要跟前男友交代一下,

於是她發郵件告訴對方,自己愛上了一個女孩,並且過得很開心。

但是她不知道的是,這封郵件讓前男友非常憤怒,在發完郵件的一個月之後,

遠在英國的他,在多個色情網站上傳了Chrissy的性愛視頻,

這些視頻都拍攝於當初他們分手時的最後一個夜晚,並且在視頻上標注了Chrissy的全名,

對此,Chrissy一無所知,甚至在聖誕節時,她還給前男友發了一條“聖誕快樂”,

對方回覆了“你也是”,當晚又上傳了多個視頻……

等到Chrissy發現這些視頻的時候,它們已經在網上上線了18個月,

她最初以為只有1個視頻,沒想到發現了5個(最終確定是有7個),而且經過長達一年的時間,已經在網絡上傳的到處都是,被觀看了數十萬次……

“他一定是在那個晚上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與我發生了性關係,然後早早的準備好相機拍了下來,

他從來沒有告訴我視頻的存在,就偷偷存著,等到有一天用它們毀了我的生活。”

“我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遇上復仇色情這樣糟心的事情。”

 

復仇色情(revenge porn),指的是以羞辱、貶低和詆毀他人為目的,上傳到網絡上的私人性影像或圖片。

這樣的內容一般會用人物全名進行命名,企圖以最大限度將其中的人物曝光,

這是一種隨著互聯網的普及而發展出來的羞辱他人的方式,也是徹底摧毀Chrissy職業生涯的方式……

 

此時,Chrissy和Bia的Youtube頻道已經很有名了,她們的頻道有幾十萬粉絲,在其他社交媒體的粉絲數量總共超過百萬,

而且,這些粉絲大多是十幾歲的女孩,

因此在視頻裡,Chrissy的形象一直都是快樂而真誠的,視頻內容也比較有底線,

但是現在,隨著那段偷拍視頻的傳播,加上有人故意在她的頻道,她朋友的頻道,和各種網站上發布相關鏈接,

越來越多的人看到她的視頻,對她的看法大為改觀……

成千上萬的粉絲取消訂閱,離開了她們,

頻道裡充滿了各種不堪入目的評論,辱罵,和指責……

甚至有14歲的粉絲寫信給她們說,“我一直都非常尊敬你,現在你告訴我你是一名色情明星?你真是一個蕩婦!讓我怎麼尊重你?”

視頻點擊率大幅度下降,廣告商因為Chrissy的負面形象拒絕選擇她們頻道,她們的收入也大幅度減少……

同時,由於她的視頻是“女同性戀”方向的,但在性愛視頻中她是在與前男友發生關係,

所以還有很多人認為她是一個裝同性戀的騙子,消費Bria的感情,更是消費LGBT人群……

就這樣,Chrissy在網絡上的形象一落千丈,越來越差……

而事業的重創並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Chrissy的身心收到了極大傷害——她得了嚴重的心理疾病。

在發現前男友發布的視頻的頭幾個月裡,

Chrissy發現她不能接受他人的觸摸,每一次洗澡都會覺得恥辱而崩潰,

她不能照鏡子,因為一旦看見自己的臉就會想起視頻中的自己,

她對男人感到恐懼,出門的時候總是產生幻覺,覺得自己會被襲擊,

幾乎每天,她都會從噩夢中驚醒,她時常夢見自己被前男友或者陌生的男人強姦或者殺害……

她焦慮,疲憊,大量飲酒,生不如死……

在看過心理醫生之後,Chrissy被診斷為創傷後應激障礙……

但是事情出現了,就一定要解決才行……

在視頻曝光的前幾周,Chrissy選擇寫郵件給視頻源頭的色情網站,讓他們撤下視頻,但是並沒有得到任何回覆……

Chrissy的父親是一名從事產權轉讓的律師,他幫助女兒起草了一封帶有法律效應的郵件,聲明Chrissy在拍攝時還未滿21歲,

儘管依舊沒有回應,但在幾天之後,這個網站偷偷下線了Chrissy的視頻……

可是,解決了一家,還有36家色情網站在等待Chrissy投訴……

事情發生一個月之後,Chrissy向美國亞特蘭大的警方報案,

但是警方告訴她,雖然視頻是在美國拍的,但是上傳是在英國進行的,調查工作不屬於他們。

但是,當Chrissy和Bria試圖聯繫英國警方時,對方又一直讓她們找亞特蘭大的警察……

兩邊的警方把Chrissy的事情當做皮球一樣來回踢,沒人願意幫助她……

除了警方不受理,Chrissy也找不到合適的律師,

她撥打了美國各地的幾十個律師事務所的電話,但是沒有人會處理這樣的案件……

很多次,她都覺得無助而痛苦,但只能躺在床上哭泣,然後擦幹眼淚繼續打電話……

此時的她,也不過才22歲……

在絕望中,她撥打了“強姦危機熱線”,對方告訴她,

可以谘詢一名叫做Ann Olivarius的美國女權主義律師,她畢業於耶魯大學,在22歲時就告贏了自己的第一個性別歧視案件,

現在她在倫敦經營自己的事務所……

不過,Ann律師非常忙,但是只要能聯繫上,說幾句話,被推薦個律師都是好的。

或許事情就是這麼巧,就在Chrissy聯繫Ann的幾周前,Ann曾接過一個來自堪薩斯州的母親的電話,

對方表示自己的女兒在喝醉後被人強姦,還被拍攝了裸體視頻,在視頻在校園裡傳播開來之後,她的女兒選擇了自殺……

由於Ann在堪薩斯州沒有執照,所以她不能幫助這個母親進行上訴,但是這個事情一直困擾著Ann,讓她沮喪而難過……

也就是在這時,她接到了Chrissy的求助電話,

於是,她毫不猶豫的接了Chrissy的案子,並且表明“不成功,不收費”。

找到了律師,並不代表事情解決了一半……

在當時,英國沒有任何民法或者刑法禁止“復仇色情”的行為,也沒有任何相關的法律體系可以維護Chrissy的利益。

Ann認為這是因為人們對於受害者缺乏同情,人們認為受害者肯定也是因為做了值得羞辱的事情才會落到這個田地。

多年來,美國和英國的立法者認為現有的與騷擾有關的立法,比如敲詐勒索,侵犯版權,侵犯隱私之類的已經夠用了,沒有必要再為“復仇色情”重新立法,這也就意味著“復仇色情”的案件無法進行起訴……

因此Ann決定要好好抓住Chrissy的這個案子,把它看做是改變英格蘭和威爾士受害者法律環境的機會。

2014年,Ann開始進行遊說,希望可以將“復仇色情”引入刑法,

她舉辦私人宴會邀請議員們前來參加,向政界人士介紹復仇色情的嚴重性——被報復的婦女為此失去了工作甚至孩子的監護權,生活遭遇嚴重打擊。

事實證明,她的努力成功了。

在2015年4月,英格蘭和威爾士地區通過了 “復仇色情法”,這種為了讓他人感到悲痛而暴露私人性影像的行為被定為犯罪行為。

但是,這個法律對Chrissy的案情可以提供的幫助幾乎為零,

首先,這個法律充滿了漏洞,因為如果上傳者說自己發布是為了錢或者娛樂,就可以逃脫製裁,

其次,這個犯罪並不屬於性犯罪,因此不會給受害者匿名,一旦受害者選擇走上法庭,他們就會被媒體報道,甚至會引起人們的二次搜索,

最重要的是,這個法律通過得太晚,Chrissy的案件用不了……

事情又回到了原點……

Ann和Chrissy開始嚐試用其他法律來控告前男友,

“我們要求他道歉。”Ann說到自己和Chrissy的目標,“我們要收回所有視頻,讓他把視頻版權簽給Chrissy,並且保證自己永遠不會再使用這些視頻。”

“然後,我們要賠償的錢,他應該為他故意造成的傷害付出代價。”

抗爭還在繼續……

2015年4月,Chrissy來到了英國,

她出席了Ann為議員們和學者們組織的研討會,講述了自己的故事,探討新立的“復仇色情法”中的不足,

同時她向大都會警方傳達了一份陳述,希望她前男友在2011年上傳視頻的事情可以以“騷擾”的罪名,建立一個刑事案件。

在前往警察局的時候,Chrissy還挺開心的,

因為她以為,儘管不能以“復仇色情法”起訴男友,但“騷擾罪”是成立的,她的案子可以繼續推動……

但是,事實,並沒有如她所料……

在聽過她長達三個小時的陳述之後,

在警察們全都看了她的“性愛視頻”之後,

英國警方艱難的告訴她,想要對她的前男友提起刑事訴訟,很難……

她的案件並不足以根據“騷擾罪”提出控告……

Chrissy徹底崩潰了……

“復仇色情法”漏洞百出,侵害版權法因為不是自拍所以用不上,現在騷擾法案也無法利用……

難道她注定無法反擊自己的前男友,只能繼續這樣任由他傷害嗎?

悲傷過,失落過,憤怒過,

Chrissy選擇收拾好自己的情緒,繼續抗爭……

在2015年6月,她第一次站了出來,公開講述自己的過去兩年發生的故事……

在她的Youtube頻道上,她發布了一個視頻,名為“我是復仇色情的受害者”。

在視頻中,她告訴自己的粉絲,“我希望可以帶走社會強加於復仇色情受害著的羞恥感,鼓勵其他復仇色情的受害者挺身而出,和我一起尋求正義。”

“我已經沉默了太久,但是從此刻起,我要幫助做出一些改變。”

這個視頻的發布造成了一定的影響力,有不少人選擇了支持她,但是也有許多人辱罵她……

一個人寫道:“我看了她的片子,她很耐操。”

“在哪裡可以看到?”另一個問。

“她現在是個女同性戀。我覺得男友沒做錯。”

“一個蕩婦,活該。”

“她究竟做了什麼才會讓這個男人這麼生氣?這才是該討論的吧。”

“這個女人是一個小醜和偽君子。”

不僅如此,互聯網上還有許多人把尋找她的色情視頻當做一種“狩獵遊戲”,

在4chan上的留言板上,有大量匿名用戶互相詢問如何搜索她的性愛視頻,

在Twitter上,甚至還有人專門建立了一個主頁賬號分享可以找到這些視頻的地方……

Chrissy的女友Bria也把一切看在眼裡,心痛萬分的她甚至養成了一個“習慣”——搜索女友的名字,

儘管在Youtube上,她們有許多點擊過千萬的視頻,但是如今熱門搜索詞永遠是,“Chrissy Chambers的性愛視頻”和“Chrissy Chambers的裸體。”

Bria會一條一條的回覆私信,讓發布鏈接或者惡意詆毀的網友刪除評論,

對於不願意的,就全部截圖發給律師進行投訴,

每當Chrissy深夜睡著的時候,她就會爬起來一條一條的搜索,刪除,截圖,投訴……

網絡暴力又一次對Chrissy造成了傷害,但是不能阻止她前進的腳步,

她開始投身於自己的新角色,致力於成為“復仇色情”受害者們的聲音。

她與Ann一起,前往國會山,敲開參議員的大門,遊說政客讓自己的國家通過復仇色情法。

她甚至在2016年在希拉裡·克林頓的競選公開會議中,直接質問她什麼時候立法……

就這樣掙扎著,努力著,Chrissy和律師Ann推動案件的進展……

她們嚐試過起訴源頭色情網站,但是那個網站在2013年被賣出,而想要確定視頻上傳時該誰承擔法律責任需要大量法律資源,這是Chrissy所沒有的東西,她們最終選擇放棄,

同時,英國皇家檢察署明確表示不會對前男友提起刑事指控,這條路也走不通……

最後,Chrissy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在英國以“故意傷害罪”對前男友提起民事訴訟……

可是還沒有進入民事法庭,Chrissy又遇到了難題——她沒有錢……

在英國,想要進行這樣的訴訟需要先交2萬英鎊……

沒辦法,Chrissy和Bria做起了老本行,

她們寫歌,製作視頻,開始了眾籌活動,幾天之後她們籌到了近3萬英鎊。

在獲得訴訟基金的同時,她們又一次的失去了大量的訂閱者,同時也讓廣告客戶避而遠之——因為有人覺得,她們是故意在用狗血話題炒作博眼球借此賺錢。

但是不管怎樣,

在曆經千辛萬苦,在曆經三年來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之後,

Chrissy終於成功在2016年3月1日,在英國高等法院提出故意傷害和侵犯版權的民事訴訟,

這也是英格蘭和威爾士地區第一起此類民事案件。

接下來就是漫長又繁雜的法庭程序,

Chrissy一直配合著法院進行工作,她耐心的等待著,堅韌而不屈……

皇天不負有心人,終於的終於,在一年之後,

Chrissy的前男友不堪重負,向法庭提交了他的請求——他同意和解……

將近5年的鬥爭終於成功了,Chrissy打贏了這場官司!

現在,她終於拿回了所有性愛視頻的版權,獲得了前男友的道歉,也獲得了賠償金。

同時在英美兩國,“復仇色情法”都被提上了議程,在進行製定或者修改……

Chrissy成為了“復仇色情”案的第一個人,吃盡了苦,為後人鋪平了“反擊”的道路……

這個案件對於所有飽受“復仇色情”摧殘的受害者來說,都有裡程碑式的意義……

當然,由於是和解,所以也有很多事情不如人意,

比如,和解條款中要求,賠償金數字不可以公開,

比如,Chrissy的隱私被曝光到這種程度,前男友的名字卻不允許公開……

而且,雖然事情已經過去,但是對Chrissy和Bria造成的傷害不可磨滅,

兩個人都有著心理障礙——Chrissy是害怕被傷害,而Bria是害怕Chrissy受到傷害,

畢竟幾年來,兩個人一直過得戰戰兢兢,如履薄冰……

她們的Youtube粉絲和粉絲質量也早已大幅度下滑,她們無法靠做全職博主來維生了,

儘管打贏了官司,但是她們還是會受到充滿污言穢語的評論和郵件,甚至有男性直接要求Chrissy再為他進行一次“性愛表演”……

不過萬幸的是,在經歷了這一切之後,Chrissy和Bria還是深深相愛著,

就在幾天前,在英國皇家法院門口,在律師Ann的見證下,Chrissy成功向Bria求婚,

她們可以一輩子生活在一起了……

如今,她倆準備搬到加利福利亞繼續進行心理治療,等到稍微好點之後,搬到洛杉磯的郊區,

那裡人少,安靜,適合彼此的康復……

和前男友的鬥爭告一段落,

但是Chrissy已經做好了與這件事帶來的影響戰鬥一生的準備……

只希望在未來,Chrissy和Bria可以幸福的過著自己的小日子,不要再受到傷害……

也希望在未來,其他“復仇色情”的傷害者可以像Chrissy一樣有勇氣站出來,為自己而抗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