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人眼裡祥和的家庭,背地卻把13個娃用鎖鏈拴在屋裡十多年…

2017年10月底的一個深夜,家庭主婦Wendy Martinez獨自走在社區裡,路過了鄰居Turpin的家。

Turpin家的房子是棟農場式小別墅,雖然不大,但是風格獨特,看起來精緻又漂亮。

站在街邊,Wendy看到了Turpin院子裡正在發生的奇怪一幕……

四個瘦弱又面色蒼白的孩子正跪在院子裡的草坪上,跟狗似的一遍又一遍的打著滾……

而他們的媽媽,49歲的女主人Louise Anna Turpin正面無表情的站在拱門邊,望著自己的孩子……

Wendy禮貌性的對著Louise說了一聲“Hi”, 但是她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孩子們還在重複翻滾的動作,頭也沒有抬,好像他們被告知不可以和任何人說話,

Louise也沒有說話,依舊盯著自己的孩子,就如同Wendy根本不存在……

儘管覺得這一幕太詭異,但是Wendy沒有選擇多管閑事,她尷尬的離開了,

“畢竟是Turpin家嘛。”她對自己說。

Wendy家住在美國加利福利亞州佩裡斯市的一個小小社區裡,

這裡有很多孩子,種族融彙,社區設備齊全,平日裡也比較安靜,鄰裡關係還算融洽,

但是住在她旁邊的Turpin一家,總是讓她覺得怪怪的,

不過,硬要說哪裡怪她又說不上來……

在她的印象裡,Turpin一家是在2014年搬到這裡的,

男主人叫David Allen Turpi是個大公司的工程師,女主人叫Louise Anna Turpin是個家庭主婦,他們是虔誠的基督徒,為人謙和有禮貌……

這些都是她之前跟Louise搭訕時得知和察覺的,

除此之外,她幾乎對Turpin一家毫無了解……

因為這戶人家真的太安靜太避世了……

無論是休息日還是假期,Turpin一家幾乎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更別提參加社區活動串串門什麼的……

雖然Wendy也曾觀察過這戶人家的三輛車,發現都有頻繁移動過的痕跡,但她壓根就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出過門……

而這戶人家的孩子……

說到孩子,Wendy終於知道Turpin家哪裡怪了——儘管在隔壁住了三年,她依舊不知道這戶人家到底有幾個孩子……

而且,像她一樣迷茫的還有社區裡的很多鄰居……

有的人說,曾經看到過一個女孩子離開,但是她安靜到毫無存在感,仿佛隱身的一樣,

有的人說,曾經在幾年前看到過幾個孩子在院子裡搭東西,他上前讚美了幾句,但是沒人回應,

有的人說,曾經在夜晚看到過孩子們在院子裡玩耍,每個人都皮膚蒼白,

更多的人表示,什麼?Turpin家居然有孩子?我怎麼好像從來都沒見過?

要知道,這個社區裡有許多孩子,他們總是在籃球場喧嘩,在公園裡嬉戲,但是沒有出現過任何一個姓Turpin的孩子的身影……

Turpin家到底具體有幾個孩子,沒人說得清……

有人更是開玩笑的說,Turpin一家可能是吸血鬼,就像《暮光之城》裡的卡倫家族一樣,

因為孩子們都皮膚異常蒼白,而且只在夜晚行動,行蹤詭異,神出鬼沒……

好奇的人曾就此詢問過Turpin夫婦怎麼不太帶孩子們出來跟大家一起玩,

夫妻倆和善的告訴這些人,他們倆選擇給孩子們進行嚴苛的家庭式教育,他們把家注冊成了一所學校,孩子們就在家學習,受自己的指導,所以不太出門……

雖然這個理由還是有點牽強,但是成功打消了人們的疑慮……

畢竟,每個家庭都有選擇教育方式的權利,也有選擇生活方式的權利,尊重才是相處之道……

雖然Turpin家不愛走動,但Turpin夫婦還是很和善的呀——這是偶爾上前搭訕過的鄰居們的說法,

大概是個隱居的家庭吧,房子這麼漂亮,院子又很乾淨——這是社區裡經常路過的鄰居們的說法,

所有人都覺得,Turpin一家就是一個安靜又普通的家庭,甚至可以算的上是一個“優秀家庭”,畢竟“安靜的鄰居”比“吵鬧的鄰居”要好得多……

沒人覺得,有任何奇怪的地方……

直到,2018年1月14日清晨,

一個17歲的女孩拿著手機,慌慌張張的從Turpin家的房子逃了出來……

她撥打了911,在電話中,她驚恐的說道,

“請快來救救我們,我和我的12個兄弟姐妹被父母當做俘虜一樣關在了房子裡……”

警方很快趕來,包圍了Turpin的房子,等到警察衝進去之後,眼前的一幕讓他們震驚……

屋子裡是一個個惡臭又黑暗的房間……

而在這些房間裡,是有一個個不能動彈的人……

他們被用鏈條和掛鎖拷在了床上,營養不良又髒兮兮的,看起來飽受虐待……

在Turpin房子的四居室裡,警方一共找到了12個人,

在一開始,警方認為他們都是未成年,但是仔細詢問之後發現,其中居然有是7個成年人!

這些成年人最小的18歲,最大的29歲,還有5個未成年人,最小的僅有2歲,

每一個人都瘦弱不堪,看起來遠比實際年齡小的多,

這些人不是別人,竟然都是報警少女的兄弟姐妹,也就是Turpin夫婦的親生兒女……

原來,Turpin夫婦一共有13個孩子,

在Turpin家光鮮亮麗的房屋裡,孩子們過得是如恐怖片一樣的生活……

Turpin夫婦把這些孩子全都像俘虜一樣的關在家裡,不允許他們外出,

孩子們被迫穿上製式統一的服裝,像奴隸一樣在家生存,如果犯錯就會受到嚴厲的懲罰,

他們不被允許踏出家門,甚至有時連廁所都不讓去,經常被拷在床上,惶惶度日……

有些孩子已經習慣了這樣的生活,有些孩子卻並沒有……

比如那個報警的17歲的女兒……

這天,她終於無法忍受這樣豬狗不如的日子……

她偷了父母的手機,看準時機跑了出來,成功報了警,才讓所有人獲得解救……

在被解救的人裡,雖然有7個已經成年,但他們無論是文化水平,身體狀態,還是穿衣打扮都和未成年人一般無二……

而那名報警的17歲少女,一開始警方還以為她只有10歲……

這些孩子都太久沒有接觸外面的世界,甚至有人從未與外界進行過交流,再加上平日裡很少有吃飽的時候,所以才會看起來瘦弱又蒼白……

被解救時,有一些年紀小的甚至忍不住哭著對警察說“我餓”……

別人眼裡和善幸福的家庭,竟然是囚禁著13個孩子的牢籠……

事情曝光後,Turpin家圍著許多鄰居和記者,

記者前來進行調查,鄰居們依然處在震驚之中無法相信……

因為他們怎麼也不會想到,就活生生的在他們眼皮子底下,

這個看起來安靜又和善的Turpin一家,竟然會做出這種事情……

跟鄰居們一樣震驚的,還有許許多多原本就認識Turpin的人……

比起鄰居的不了解,這些熟人甚至一直覺得Turpin夫婦挺疼愛自己的孩子的……

比如David Turpin的父母……

雖然老兩口已經四五年沒有見過自己的兒子媳婦了,但是他們經常互通電話……

在老兩口心中,Turpin夫婦經常帶孩子們到處旅行,“他們會讓孩子們穿一樣的衣服,是因為安全因素,外出的時候會比較好找”。

“他們對孩子很有保護欲的呀,” David Turpin的母親Betty說道,“比如出門的時候會列成一隊,他倆一個人站在頭,一個人站在尾,這樣不會弄丟孩子。”

“這是一個令人尊敬的家庭。”她說。

但是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樣,他們不知道,在電話裡兒子媳婦也從未讓孩子們接聽過電話,他們也沒想起過這茬,對孩子們的悲慘遭遇更是一無所知……

跟所有人一樣,他們也是在看到新聞之後才知曉這一切……

而對這個“大家庭”有深刻印象的,還有拉斯維加斯的婚禮主持人Kent Ripley,

Turpin一家從2011年開始,每隔兩年都會去重新進行一次婚禮宣誓,

最近的一次是2015年,13個孩子都到場了,穿著整齊,讓Kent記憶猶新……

在當時,Kent覺得這個家庭幸福而溫馨,

雖然孩子大多都很瘦,但是每個人都很乖很聽話,看起來家教很好的樣子,

而David在他眼裡更是一個“慈父”、“好丈夫”,有著體面的工作,辛苦工作養著全家。

當時Kent沒有察覺到任何異常……

直到最近新聞爆出,他才覺得恐慌而後怕,“我真的不知道說什麼,我只希望這些孩子們好好的……”

同樣感到震驚的,還有Turpin家的破產律師 Ivan Trahan……

儘管David Turpin是一名頂級國防承包商,年薪在14萬美元左右,但是在2011年,Turpin夫婦宣布了自己破產,並且欠著高達50萬美元的債務……

從那以後,Ivan就一直與夫妻倆進行接觸。

“我們都覺得他們是一對人很好的夫婦。”Ivan覺得不可思議,“儘管我從未見過孩子們,但是他們經常在我面前憐愛的提起,我一直都以為他們很愛自己的孩子。這簡直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雖然到目前為止,警方並不知道Turpin夫婦為什麼要這麼做,也不知道他們究竟監禁了孩子多久,

但是Turpin夫婦已經被警方逮捕,兩人面臨9項虐待和10項傷害兒童的罪名,

他們的孩子們在被提供食物和醫療救治之後,都會被送到相關保護機構,協助後續調查……

這樣的新聞在網絡也引起了網友們的震驚,轉發迅速過萬,

許多人紛紛評論,認為即使是恐怖片也很難想出這麼邪惡的劇情……

“天知道還有多少我們不知道的像這樣的故事!太悲劇了!”

“怎麼會沒人發現呢?鄰居,醫生,學校……29年總會跟外界社會有點互動吧?”

網友回覆:

“我就住在幾個街區之外,有些鄰居說他們跟這家人說過話,但沒什麼特別之處。有些人看到過孩子在外面打理草坪,看起來也很正常。這些鄰居因為覺得什麼都不知道而後怕的不行。”

看似幸福的家庭,卻有著如此肮髒的內在,

安靜和善的夫婦,竟然是披著人皮的惡魔,

嘴裡說著疼愛的孩子,卻像畜生一樣被拷在家裡動彈不得,

光天化日之下,究竟還有多少醜惡,無人得知,

但光是細想,就覺得不寒而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