販賣少女初夜在俄羅斯居然成了產業?甚至有人修補15次連著賣!?

話說,這兩年,相信不少人都曾看過這樣的新聞——

“芳齡XX的某地某少女,在某網站售賣自己的“初夜權”,賣了多少錢”之類的……

對於這種新聞,大多數人都是看一眼感歎一句“世風日下,人心不古”就過去了….

頭一次出現這樣新聞時,大家可能還在感歎….

而當這樣的新聞之後接二連三的出現時,不禁有人開始懷疑這類消息背後的動機… 是別有用心的炒作?

而還有另外一些人,從中看到了商機——

俄羅斯的社交媒體上悄然建立起一個龐大的“買賣產業”,

專業的經銷商人通過網絡收集成千上萬的“商品”,

然後將商品轉賣給富有的商人,從中賺取一定的中介費,範圍在幾萬到幾十萬英鎊之間。

看起來,這個流程與普通的買賣沒什麼區別,

但是這裡的“商品”,指的實際上是俄羅斯少女的處女之身。

最近有一份報告,揭露了這其中的一些細節…..

在俄羅斯,有不少“處女經銷商”運營的論壇,

上面有大量“處女”偵查員和經銷商發布的廣告,呼籲年輕女孩前來報名賣身,

通過平台,經銷商在報名的少女和富商買家之間牽線,做成了一檔檔不可見人的交易……

一個名為“壞女孩俱樂部”的論壇上明目張膽地寫道,

“招募俄羅斯任何城市19歲以下的處女女孩,聰明,漂亮,迷人……

只需1-2天,我們承擔到莫斯科的往返機票……

女孩類型如圖所示……”

在俄羅斯的另一個名為“饑渴處女俱樂部”的論壇,也如此招募著女性。

在這些網站上,除了經銷商的招募廣告之外,

還有大量鼓吹“販賣初夜好”“販賣初夜賺得多”的推廣內容…

“Marina把她的初夜賣了150萬盧布(約16萬RMB),買了個公寓。”

經銷商們鋪天蓋地的吹噓著曾經販賣初夜的女孩賺了好多好多錢,

他們用文字加真人照片的形式增加推廣的真實性,希望吸引更多的女孩報名……

但究竟是不是真的?沒人知道,也沒人在意……

讓人震驚的是,這些廣告和營銷居然確實吸引了不少女孩…

數據顯示,有超過幾千位女孩注冊了這些“招募論壇”,參與了報名……

在論壇裡,一位名叫Milana Mercer的19歲莫斯科女孩寫道,

“販賣處女之身,請給我發私信。我來自莫斯科,19歲,175cm,體重65kg。”

另一位女孩寫道,“女,17歲,售賣初夜,詳情私信。”

而像這樣的女孩還有很多很多……

論壇裡的報名,討論,買賣交易內容多達幾十頁……

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女孩自願報名,售賣自己的初夜?

具體原因各不相同,但總的來說,都是為了錢。

來自工業城市馬格尼托哥爾斯克的20歲姑娘Anastasia最近就在論壇上報名了,

她表示要通過售賣初夜來賺錢給媽媽治療癌症,最後賣了30萬盧布(約3.3萬RMB)。

來自莫斯科的18歲女孩 Lena則表示,“與其白白喪失自己的童貞,還不如靠這個賺點錢。”

她的話得到了不少女孩的認可。

19歲的Dash,為自己辯解道,這跟嫖娼完全不一樣,

“這又不是嫖娼好嘛?我想通過這個機會認識一個有錢的男人,然後努力跟他發展關係。”

還有一些有野心的女孩則把這場買賣當做是自己創業的“第一桶金”,

18歲來自羅斯托夫的Rita表示,“想要創業,首先得有資本。”

“光是靠普通的工作,你根本賺不了這麼多,但是在這裡,什麼都不用做就可以拿錢。”

話說回來,購買這些女孩們初夜的對象都是什麼人?

除了那些單純享受和處女發生關係的人之外,

也有人是懷抱著一些其他目的在進行交易。

Dmitry就是曾經兩次購買過少女初夜的一位“買家”,他來自西伯利亞,今年38歲。

第一次購買少女初夜時,Dmitry花費了將近10萬盧布,第二次7萬盧布。

但對於他來說,享受和處女做愛的感覺並不重要,

他的初衷是想要通過這種方式遇到一個合適的伴侶或者說妻子。

Dmitry認為,這些販賣初夜的女孩與單純出賣肉體的妓女是不同的,

她們很多都有著正當職業,或者是在校學生,而且初夜還在。

一旦看對眼,

這個被他奪走了童貞的少女順理成章的成為他的妻子,

也可以算是一個不錯的結局……

但經過兩次購買,Dmitry還沒有遇到合適的對象,計劃暫時失敗。

而且,除了男性之外,購買處女童貞的其實還有女性買家。

某醫療公司雙性戀女高管Anna就曾經數次購買過一些少女的初夜。

Anna今年24歲,已婚。

她通常會背著丈夫花費2萬-4萬盧布來購買少女初夜,

而她擯棄了傳統約會網站,選擇處女童貞交易的原因是:

普通約會網站上的女孩們常常看起來粗俗又肮髒,

我更願意和那些從未被他人染指過的女孩發生關係……

因為少女初夜交易市場的火爆,

這種生意竟然也漸漸形成了自己的一套產業模式。

一些曾經出賣過初夜,熟悉買賣流程的女孩選擇了成為產業鏈的中端。

她們會作為“經理”的角色來招募合適的少女,為買家與賣家牽線。

七年前曾經以55萬盧布賣出童貞,用以支付自己整容費用的Marina,就是一位正扮演著“經理”角色的女孩。

平均每個月,她需要賣出10個女孩的童貞,獲得大約30萬盧布的收入,

然後從中抽取20-50%的介紹費作為傭金。

而對於她來說,每月10個女生的標準其實並不難達標。

因為行業內對於那些賣方少女的篩選其實並不嚴格。

即使年齡在17-18歲之間,身材嬌小長相可愛並且性格溫和的女孩最受買方市場的歡迎,

但只要相貌不錯,比較年輕,而且擁有從未發生過性行為的醫療證明,就可以加入Marina的隊伍,販賣自己的初夜。

通過出賣初夜,包括未成年與成年人在內的普通女孩,大概能夠獲得的平均收益在20萬~30萬盧布之間。

這份豐厚且得來容易的高額收益,令女孩們趨之若鶩。

然而,這種灰色行業本身的監管不嚴,也使得很多女生出現了“弄虛作假”的現象。

一些嚐到了交易的甜頭的女生會選擇去做處女膜修複手術。 

而醫院也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只要“修複”了的就會開證明,並不會提到這是修複的… 

就這樣,不少女孩一次又一次出賣自己的“童貞”。

Lancet醫療中心的醫生Sergey Chumakov就透露,

據他所知有一些女生已經做了至少15次處女膜修複手術了…..

少女初夜在俄羅斯的異常火爆,不僅引發了上述虛假的“行業亂象”,

甚至模糊了許多拜金者的道德觀與價值觀,引發了女童童貞淪為母親賺錢工具的違法案例……

最近,35歲的地產經理Irina Gladkik 就因為試圖將13歲女兒的童貞以150萬盧布賣給一位富有的莫斯科商人而被拘留。

俄羅斯少女們販賣初夜的行為一經爆出,也引發了許多網友的爭論,

有人認為,這些女孩無非就是另一種形式的“妓女”罷了:

“聽起來像是一種收益不錯的賣淫交易。”

“這事有什麼新奇?只要這些女孩到了合法年紀,想怎麼樣都可以吧…”

但,也有人對這種交易初夜的行為表示了反對:

為什麼會有人要買購買少女初夜?和處女或是非處女愛愛根本沒有什麼區別。

“初夜被標上價格,卻失去了它原有的價值……迷失的一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