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更白更美,這個非洲國家的姑娘們在臉上用起了漂白劑,然而…

說起非洲的塞內加爾,很多人或許首先會想到的是,它是“達喀爾拉力賽”的終點站….

除此以外,

它還是法國非洲裔移民最大的輸入國,曾被法國殖民統治長達半個世紀…

如今,除了在文化和生活方式上深受法國影響,這裡的女孩們也致力於全方位向法國女人靠攏,

她們穿著和法國女人相近的服飾,頂著和法國女人相同的髮型,甚至在長相膚色上,她們也在想盡一切辦法讓自己看起來更像歐洲人。

為此,近十多年來,

她們開始流行使用含大量漂白劑的護膚產品,將自己“漂白”…..

如今的塞內加爾,一個膚色較淺的女孩,不僅被認為更漂亮,還被認為各方面更成功,能擁有更好的婚姻,

“變白”成了全社會流行的趨勢…..

潮流背後,是為追求所謂的美而付出的慘痛代價….

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有大約27%的塞內加爾女性在使用讓皮膚變白的產品,這些產品具有極強的漂白功能,相當一部分會對皮膚造成嚴重的傷害….

非洲的塞內加爾,究竟為什麼會變成了今天這樣一個極度“渴望變白”的國家呢?

讓我們從塞內加爾的街頭說起….

在塞內加爾首都達喀爾街頭,

隨處可見的,是這樣的巨幅化妝品廣告….

這樣的…..

還有這樣…

幾乎所有的化妝品廣告的模特兒,都是膚色較淺的女性,每一款產品宣傳的效果無一例外都是主打美白…

它們無時無刻不在傳遞一個信號,皮膚更白的女人才是美麗的,才有可能獲得更大成功的…

同時它們也暗示著一點,能讓皮膚變白的化妝品,在這裡有相當大的市場….

對於這樣的潮流,塞內加爾的普通女性怎麼認為呢?

這位名叫Mam Jara的塞內加爾女孩直言不諱地表示:

“因為現在以淺膚色為美,我也必須讓自己看上去更’漂亮’,這樣,人們才有可能在第一眼看到我時愛上我…”

和大多數塞內加爾女孩一樣,Mam Jara用起這些含大量漂白劑的美白產品毫不含糊….

“我會塗滿全身,從臉開始,包括背後….”

她展示了幾款經常使用的有漂白效果的化妝品…

她表示,廣告上說使用前後變化非常大,使用前皮膚是黑色的,用完之後會接近咖啡色….

對此,她還講了個“黑色笑話”:

“用完之後,在黑夜裡你就能找到你老婆了….不用的話,夜裡起來,你看不見自己老婆在哪兒…”

這位名叫Lana的女孩是當地一個電影演員,

她表示,和其他同行一樣,她也一直用漂白產品:

“每個人希望變成碧昂斯那樣,在試鏡之前7天我就開始準備了,全身每一處都會塗,大家都會在試鏡的時候穿上深色衣服,以便突出自己的淺膚色,好在膚色上勝過其他人一籌…”

Khuja也是一名長期的漂白產品使用者,為了避免漂白不均勻而顯現出白斑的樣子,她會經常到海邊曬一曬,讓自己的膚色過渡能自然一點…

“我一直覺得自己不夠漂亮,這也是我過去漂白自己的原因…現在漂白一些了,我覺得自己比一些女孩漂亮了…誰都知道‘漂白’不好,但可以讓你‘變美’的話,很多人都選擇犧牲皮膚的健康….”

這位名叫Serena的女孩,正在訓練當超模,

由於西方的時裝T台只招“膚色自然”的模特兒,

因此,她自己從未用過漂白產品….

然而,她自己卻開了一家化妝品店,售賣各種最流行的,含漂白功能的化妝品….

“很多產品都是歐洲進口的,法國的,美國的….上面寫了不同年齡段適用,但顧客們有時候根本不在乎,她們只關注哪個漂白效果好…”

對於整個國家的女性“追求漂白”的趨勢,

有人認為,媒體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電視上,廣告上,都是膚色淺的女孩,現實中也一樣,淺膚色的女孩總是能得到更多關注…如果你皮膚黑,你就淪落為二流了….”

她還認為,男人的審美也助長了這種風氣:

“拿那些足球明星們來舉例,他們的老婆幾乎都沒有深色皮膚的…我認為男人們也要對這種風氣負責….”

大量使用漂白產品,造成的後果不僅僅是全民追求“漂白”,對於女性身體上的傷害更是讓人觸目驚心….

皮膚病專家,Moussa Diallo醫生表示,如今在塞內加爾,將近10%的女性皮膚病人都是因為使用含漂白劑的化妝品而患病的….

這樣的傷害是永久性的….

(下面部分圖片可能引起不適)

這是一個皮膚被嚴重感染的病例…

而這一個,是因此患上皮膚癌…

很多漂白產品,用完之後,指關節會變黑…

眼周會呈現藍黑色的斑…

很多時候,人們根據指關節和眼周的顏色,就能判斷這個人是否有漂白過皮膚。

Diallo醫生認為,對於塞內加爾如今的風潮,發達國家的製造商應該負主要責任,

因為,大多數含漂泊成分的產品都是發達國家生產,然後出口到非洲每年的貿易額高達數10億美元。

然而,

輿論認為女人“更白就更美”,甚至認為男人都喜歡更白的女性…

事實果真如此嗎?

許多塞內加爾的普通男性接受了採訪,這位藥房大叔表示:

“你生來就是黑皮膚,那很好,這是神賜予的禮物,如果你生來就是淺膚色,對我來說也一樣….”

這位哥們表示:

“女人愛美當然是好事,男人回到家看到一個美麗的妻子肯定會無比高興,但我不認為膚色淺就能代表美!”

達喀爾本地的一個街舞團的成員說:

”我個人理想中的女孩和我一樣高,也必須是黑皮膚的,不能漂白過。”

他的隊友表示:

“不要漂白過的,我喜歡自然美,我認為現在審美都以白人為標準,這很不合邏輯,我們應該崇尚自己的自然美!”

從來沒有用過漂白產品的模特兒Adji表示,

“我認為沒必要為了迎合社會盲目改變自己,隨意漂白自己皮膚是荒謬的,隨著年齡的增長,你遲早會毀了自己的身體,在我看來,自然美才是最美的…”

如今,世界很多國家和地方的審美都有以白為美的標準,

塞內加爾為了追求美而“舉國漂白”的例子,

或許能讓我們重新思考“美“的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