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被IS囚禁280天,卻記住了無數IS的臉。如今他走上了復仇之路…

在德國柏林,有一位名叫Masoud Aqil的小哥。

Aqil有自己的正式工作,但他把業餘時間都用來上網,刷臉書,推特等社交媒體….

這天,他又忙活了很久,查看了一名網友的個人資料….

在仔細甄別並將這名網友的臉書照片和自己文檔裡的照片比對之後,

他把這名網友的信息打包成文檔存起來….

而他存放文檔的目錄,

赫然寫著“ISIS成員”….

原來,Aqil的業餘生活….

是通過網絡調查ISIS成員及其支持者,更準確地說,他調查的是藏匿在歐洲的平民中的恐怖分子。

Aqil,是一名來自德國民間的“恐怖分子獵人”….

而他之所以選擇成為“恐怖分子獵人”,並毫不忌諱把自己的形象公之於眾,

是因為,他早已下定決心和恐怖分子死磕到底,為自己的同胞復仇….

而這一切,得從頭說起….

1993年,Masoud Aqil生於敘利亞北部一個庫爾德人家庭,家裡有父母和四個兄弟姐妹,他們原本過著平靜幸福的生活….

1999,全家人搬到了大馬士革,Aqil在那裡度過了愉快的小學生涯…、

之後,Aqil又去了名城阿勒頗學習英國文學…

2014年,大學畢業的Aqil在敘利亞庫爾德廣播電視台找了一份記者的工作…

而也就是在那一年,ISIS開始在敘利亞北部迅速崛起….

當年8月,他們第一次聽聞了來自ISIS對庫爾德平民的屠殺…

“他們把老婦人的頭砍了下來,還把小孩子砍成兩半,還把年輕的女人都綁去當性奴….”

“那一天,我無比憤怒,這個世界怎麼能容忍他們作出這樣令人發指的行為…”

12月,美國宣布打擊ISIS的“庫爾德人民陣線”YPG提供武器援助,Aqil於是奔赴前線採訪,他用自己的鏡頭記錄下庫爾德武裝血戰ISIS的畫面…

2014年12月,Aqil和同事卻不幸走進了ISIS的包圍圈,當他們醒來,卻被一群蒙著面的人圍住了,他,就這樣成了ISIS的俘虜…

(Aqil被抓的地方)

在被關押期間俘,由於戰事頻繁,他被ISIS頻繁轉移,先後待了六個不同的監獄….

他每天面對的,是ISIS成員對他的嚴刑拷打,以及觀看同胞被斬首或槍斃…

Aqil在ISIS占領區的日子朝不保夕…

而他所在的公司,庫爾德廣播電視台也焦急萬分,他們一直在通過各種渠道,打聽並設法營救Aqil….

2015年2月,Aqil被轉移到了一個新的牢房,和一位名新的囚犯關在了一起…

這位室友開始跟他聊天,表現出很了解占領區情況的樣子….

隨著聊天的深入,室友言語之間流露出自己對ISIS以及恐怖主義的支持,

還進一步暗示,自己只是犯了點對ISIS軍官不敬的小錯誤,應該很快就能出獄了…

憑著記者的敏銳,Aqil猛然察覺到,這位室友,很可能是ISIS為了套取情報在囚犯中安插的間諜….

他們經常派出自己人,去和俘虜關在一起,並向這些人下達在獄中套取情報的指令…

只是恰好這位室友經常忍不住吹噓自己的“英雄事跡”,很快就暴露了自己的ISIS成員身份….

從那以後,Aqil開始格外小心,避免透露任何關於庫爾德人民陣線YPG的信息…

一轉眼到了2015年9月15日,一位ISIS成員敲開牢門,一同前來的,是七名YPG戰士…

原來,Aqil被YPG用三名ISIS高層俘虜交換了回來….

經過280天的囚禁….

Aqil成了第一位被ISIS俘虜後重獲自由的平民….

2015年12月,重獲自由的他,為躲避戰火,隨著其他敘利亞難民一同前去歐洲避難….

2016年年初,他和母親在德國順利找到失散的兄弟姐妹們…

Aqil之後找了份工作,安頓了下來….

然而,

Aqil在跟隨難民大軍奔赴歐洲的途中,心裡卻一直忐忑不安…

他似乎地察覺到,有不懷好意的人,混跡在難民中…

作為一位在ISIS占領區當了將近一年俘虜的人,他對ISIS成員的氣質,秉性,甚至是眼神,都無比熟悉…

直覺告訴他,有一些人是ISIS的支持者,而還有一些人,甚至就是ISIS成員本身….

而Apil還表示,恐怖分子想混跡在逃往歐洲的難民中實在太容易了…

就拿他自己舉例,當年他被俘,關押在ISIS占領區將近一年…

而他以難民身份填入境注冊表時,負責人竟然連一句:“是否和ISIS有過聯繫?”這樣的問題都沒有問過他….

可以想象,

有多少恐怖分子裝成難民,就這樣輕而易舉地進了歐洲….

難民潮過後接下來的幾個月,完全驗證了Aqil的猜測….

2016年12月,ISIS的支持者對柏林發動過了卡車撞擊人群的恐怖襲擊…

除了德國,遭到類似恐襲的還有法國巴黎,比利時…

一系列恐怖事件的發生,讓Aqil焦急萬分,更是無比憤怒….

這些ISIS恐怖分子,他們在占領區濫殺無辜,無惡不作,如今又蒙混過關,到歐洲繼續作惡….

更讓他無比驚訝的是,有一些已經公布出來的恐怖分子,正在ISIS占領區被關押期間遇見過,一模一樣,如假包換的ISIS成員!!!

到了2016年下半年,Aqil又有了新的發現,他發現一些ISIS成員竟然活躍在難民營…..

這一部分ISIS成員,原本就是從歐洲招募過去的,語言能力良好,行為舉止也很像歐洲本地人,

他們假扮成義工在難民營裡幫忙,擔任翻譯,組織一些列活動,工作得井井有條…

然而,私底下,這些人卻通過網絡和ISIS以及相關的極端組織緊密聯繫,密謀著要發動另一場襲擊….

這些棘手的狀況,都讓Aqil觸目驚心….

他決定自己行動起來,要憑一己之力,揪出這些藏匿的恐怖分子!!

“他們毀了我的家園,殺了我們那麼多平民,我不能眼看著他們逍遙到歐洲繼續作惡!”

由於他之前因為工作關係,和YPG有過緊密合作,

這讓他擁有了自己的情報渠道,YPG的熟人給他提供了不少關於恐怖分子的資料…

加上他之前坐牢期間在IS領地遇見的許多恐怖分子….

Aqil正式開始了自己的“獵人”行動,通過網絡和相關情報,追查在藏在歐洲的ISIS成員和伊斯蘭極端分子…

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查和比對,他開始建立起了自己的數據庫…

在他的電腦裡,羅列出了一份長長的名單,分為“IS成員”,和“嫌疑人”兩大類….

而這一年的調查,最讓他震驚的是,

他曾經被關押在一起的那個室友,號稱很快就能出獄的哥們,Aqil驚訝地發現,他本人就在歐洲…

而他仔細查閱了這位前獄友的臉書,裡面的照片讓他不寒而慄….

他和他的朋友都留著長長的胡子,一幅標準的聖戰分子Hijab服飾(最為保守的穆斯林裝扮,在部分國家明令禁止)裝扮…

而這個人的臉書地址顯示,他現在正住在瑞士….

Aqil將這個線索趕緊報告了德國警方和反恐部分….

然而,德國警方卻表示不便出面調查瑞士的人,

於是,一個難民機構的人根據Aqil的線索找到了這名男子在瑞士的家…

他們直接了當地問這位男子:“你是不是在IS的監獄裡當過俘虜?”

男子顯得有些不知所錯回答:“是的…”

來人繼續發問:“什麼原因被捕?”

男子回答:

“那個…因為我參加了反對總統阿薩德的遊行…”

採訪的視頻被帶回來給Aqil鑒定,

Aqil斬釘截鐵表示:

“就是他!我的前獄友…多麼明顯的漏洞,ISIS會關押一個參加了反對他們敵人阿薩德總統遊行的人?!何況他臉書那些照片也能說明,他是多麼支持ISIS…”

Aqil還調出了當年自己和獄友被關押的牢房照片,

“我和他就被關在這裡好幾個月…”

然而,

德國官方表示,即便能肯定這些信息的真實性,他們也無能為力…

要逮捕一個人,得有確鑿的證據….

單憑Aqil提供的這些信息,不足以逮捕恐怖分子….

他同時表示:

“來自難民本身的情報,有80%都是真實可信的…然而,我們不排除難民中間,因為派別不同,敘惡意舉報的情況….因此,在沒有完全查清楚這個人的背景之前,我們沒法采取任何行動… 只能放到關注名單裡,進行進一步的調查。 ”

對此,

Aqil表示了理解,同時也很無奈…

“我目前能做的就是這麼多了,建立起一個由我甄別出來的恐怖分子數據庫…”

“我當然沒法把他在敘利亞留底的指紋弄到這裡比對,但是我們有名字,那些屠殺發生的日期,以及屠殺發生時,他本人在哪裡….這些,都是間接的證據!”

“我相信有一天,有一個組織會讓這些信息派上用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