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女兒被性侵,這個父親法庭上突然衝向犯人:“給我一分鐘,收拾他,就需要一分鐘!”

醫者父母心,

這個救死扶傷的崇高職業,解救著無數身處病痛中的患者。

不過,今天我們要說的這個醫生,顯然不在仁醫之列,

因為他非但沒有做到基本的行醫道德,反而利用自己的職務之便,讓200多名花季少女陷入了無盡的痛苦之中…

他叫Larry Nassar,是密西根州立大學的校醫。

在之前,Larry在美國也算是赫赫有名的一位,在1996年,他成為了美國女子體操隊的首席隊醫,

在人們的眼中,這位所謂的醫生可以說非常有公信力,從醫數十年來,他曾經為無數體操少女治療過運動傷害。

然而,就是這樣一位看起來似乎一直為運動少女們的健康保駕護航的醫生,卻在去年年底遭到上百名女孩的指控,

 

他被指控在過去的30年不同時期裡,對這些女孩犯下了一次又一次的無恥性侵。

這些受害女孩中甚至還包括曾經參加倫敦奧運會的選手Ali Raisman,Gabby Douglas和McKayla Maroney。

隨著警方深入調查,最終證據確鑿,這名曾經的“名醫”在過去30年裡,實際曾經猥褻或性侵了超過200多名女孩。

就在最近,美國密歇根州伊頓縣(Eaton County)巡回法庭上,一場長達7天的庭審之中,幾十名受害人對著法官講出了自己噩夢般的故事。

Jessica Thomashow就是起訴Larry的受害女孩之一,

“在我9歲的時候,我還戴著牙套,懵懂無知,他第一次對我進行了性侵。”

 

“我的教練讓當時受傷的我去找他,然後這位’醫生’讓我躺在他的桌子上,脫掉了我的褲子,將手伸向了我的下體。”

“當時的我並不知道這是一種性侵行為,我以為這只是醫生幫助我治療的一個手段。”

另一位受害人Annie Labrie在庭上講述自己的經歷時數次哽咽。

“由於體操的嚴格,我們一直被教育要相信權威,服從安排。正是因為這樣,我們中的很多人在遇到這樣的事情後,選擇什麼都不說。”

而另一位名叫Kyle Stephens的女孩,在遭到Larry性侵時,僅有6歲。

“今天,我現在站在這裡,不是告訴某個人,我是要讓所有人知道。”

 

“曾經弱小的女孩遲早會長大成人,她們會變成強大的女性,然後回來摧毀你們邪惡的世界。”

幾十位女孩,勇敢地面對記者的鏡頭講出自己的故事,撕開自己的傷疤,讓這個曾經傷害過自己的人付出早該付的代價。

早在2017年2月,女孩們第一次對這個禽獸醫生提起訴訟時,很多女孩都描述了自己遭受性侵時的場景。一個受侵犯時只有13歲的女孩這樣描述道,

“我的母親就在一個簾子之外,而這個人在簾子內為我檢查身體,他把裸露的手放進了我的下體裡,擺動了自己的手指,大概長達半個小時的時間。”

另一位在14歲受到Larry性侵的女孩也表示,自己因為Larry的行為一直難以走出那場噩夢,

 

“2000年的時候,在一場比賽中我的腰背拉傷,緊接著,Larry便對受傷的我提出需要對我的肌肉和骨頭進行按摩。”

 

“他按摩的方式,是我站立的時候用手指插入我的陰道,並告訴我這是必須要做的陰道治療。”

在2月2日的法庭上,一位名叫Randall Margraves的父親,陪伴自己的三個女兒出庭對Larry進行控訴。他三個女兒都曾經遭受這個人渣的侵犯。

當女兒在法庭上說出她如何被Larry侵犯後,情緒激動的父親控制不住對Larry罵髒話。

法官表示非常理解這位父親的心情,不過也對他進行了警告。

氣憤的父親向法官提出請求,

“能不能讓我和這個惡魔單獨待五分鐘?”

法官拒絕了他的請求。

緊接著,這個絕望的父親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他突然起身衝出證人席衝向了Larry,向這個曾經侵犯自己女兒的惡魔揮拳打去。

在場的警員將這位憤怒的父親攔了下來。

儘管被警察控制,雙手被拷上手銬後,這名憤怒的父親仍在大聲叫喊:

 

 

“給我一分鐘,收拾他,就需要一分鐘!”

痛苦的父親不斷地追問在場的所有人,

 

“如果是你們的孩子遇到這樣的人渣,你們會怎麼辦?”

看到因為自己而痛苦的父親,在場的女兒們也都淚目…

受害女孩們的指控,Larry曾經的所作所為可以說是證據確鑿。

不過就算是這樣,他仍然在庭上狡辯,聲稱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醫生應該做的事情,不是性侵”

他在之前曾經為自己寫了辯護信,信中寫道,

 

“我是一個好醫生,幫她們治好了傷病。但現在她們反過來指控我。曾經她們一次次稱讚我的醫術,現在卻在媒體和輿論的引導下反過來栽贓我。”

對於Larry的辯護,這次負責審理的法官Aquilina的反應是這樣的。

“這根本就不是治療,你做的一切只是為了一己私欲尋求快感。”

 

“這封信讓我看到,你現在都沒有承認你犯下的罪行。你至今仍認為你做的是對的。你的性侵行為私密而有計劃,有操控性,也是肮髒的。你侵害的幸存者們都已經說了,我不願意贅述”

 

“你根本不配走出監獄一步,所以我要判處你175年刑期,我也剛剛簽署了你的死刑令。”

175年的刑期,Larry最終注定要在監獄中死去了…

不過,

或許他進入監獄後並不會過的太好受,就算上面那位父親沒辦法血刃這個傷害自己孩子的性侵犯,獄友們估計也會幫他動手。

因為早在之前,就有無數媒體報道,強姦犯和戀童癖在監獄中的“慘狀”。

在西方國家的監獄中,強姦犯戀童癖都是監獄中罪犯們的最底層,他們最遭獄友看不起,有些還甚至會被毆打,遭到性侵和虐待。

比如說,下面這個名叫Jared Fogle的男人。

在網上,曾經一度盛傳他被獄友們拿刀捅了58次菊花,最終慘死獄中…

事實上,他並沒有那麼慘,現在還在獄中服刑,不過他在獄中的生活也確實好不到哪裡去…

Jared曾經是一個肥胖症患者,不過因為改善飲食結構而瘦了下來,搖身一變成了減肥勵志的紅人,甚至還為賽百味進行了代言..

他曾經還組建過慈善基金會,致力於推廣家長學校對兒童肥胖症的認識。

不過,這位看起來非常積極正面的網紅,卻在2015年時,因為嫖娼幼女和觀看幼女色情錄像等被逮捕。

在最開始,Jared被關押在何馬城的監獄中,不過很快,這位曾經的網紅明星就遭到了獄友們的各種暴力,

其中,最嚴重的一次是被一位名叫Steven Nigg的獄友打的..

Steven曾經因為持械搶劫而入獄,雖然自己也不是什麼好人,不過,他卻是幾個孩子的父親,所以他十分痛恨傷害孩子的人。

在Jared入獄後,他和獄友們都十分看不上這個戀童癖。

於是,在某一天,趁著旁邊沒有獄警的時候,他將這位曾經的減肥明星打得鼻青臉腫,差點斷過氣去..

根據監獄後來出的事件報告,

“Steven多次毆打Jared,造成他腦部震蕩,左膝輕微骨折,脖子有割傷。”

根據Steven的一個侄子所說,

 

“他應該感到幸運,因為他還活著,我的叔叔當時完全可以殺了他,因為根本沒人管他。”

在事後,Steven也表示,

“我是孩子的爹,被他傷害的孩子們的爸爸們會很感激我,我在為那些家庭做這件事。”

在經過那次事件後,Jared被轉移到了亞利桑那州的另一處監獄裡,

目前他的情況仍然不是特別樂觀,因為他仍然一直遭受著獄友們的暴力對待。

以暴製暴並不是一件值得稱道的事,

不過,獄友們的行為或許也能說明..

這個社會,對於性侵和戀童癖絕對是零容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