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強姦後她意外生下一個「死胎」,卻被以謀殺罪判了30年…

在中美洲北部有一個國家名叫“薩爾瓦多”,在西班牙語裡,“薩爾瓦多”是“救世主”的意思,

但是,對於許多生活在這裡的女性來說,這裡不是天堂,而是地獄……

她叫Evelyn Hernandez,今年19歲,薩爾瓦多人,

在2017年7月,她以“謀殺罪”被判處30年監禁,

法官宣判的那一刻,Evelyn忍不住在法院裡失聲痛哭,

她覺得難以置信,因為在她看來,

她不過是意外流產了一個來源於“強姦”的孩子……

這個故事,要從2015年說起,

在當時,Evelyn正在與一名黑幫成員“談戀愛”。

薩爾瓦多是一個對女性極其不友好的國家,強姦率格外高,

除了被親人,朋友強姦之外,還有一種人喜歡強姦女性——黑幫成員。

在薩爾瓦多,黑幫幾乎是可以與政府抗衡的存在,

黑幫成員們橫行霸道,殺人放火,無法無天,就連政府也那他們束手無策……

對於普通的,貧窮的老百姓來說,黑幫成員是絕對不能惹的對象,

他們明目張膽的表示自己曾殺了數不清的女人,

對於主動離開他們,或者墮了他們孩子的女人更是一個都不會放過……

在恐懼之下,儘管Evelyn並不想維持這段“戀愛”,但是她不敢拒絕,

她害怕自己的生命遭到危險,更害怕自己的家人會遭到迫害……

也就是在這段畸形的“戀愛”中,Evelyn被強迫發生了性關係……

一轉眼就到了2016年4月6日,

這是一個清晨,Evelyn覺得自己的胃非常痛,她以為自己生病了,所以沒有前往學校。

蹲在便池上,Evelyn覺得“有什麼東西從體內鬆脫而出”……

但是她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她沒有聽到任何奇怪的聲音……

但是,母親看到有大量的鮮血從Evelyn的兩腿之間滴落,她被嚇壞了,

慌亂的,她連忙帶著Evelyn前往了醫院……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誰也沒有料到……

在醫院,醫生衝出來問母親,“Evelyn生了個孩子,孩子在哪兒?”

母親一瞬間懵了,什麼孩子?女兒一直都很瘦,她連肚子都沒有大過,怎麼會有孩子呢?

於是母親幹巴巴的重複著,“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母親的回話讓醫生們心生狐疑,他們報了警……

在薩爾瓦多,光是自然流產的婦女,都常常會受到蓄意墮胎或能保住胎兒但未盡全力的指控,

而不知道自己懷孕的婦女,或者不能防止流產的婦女,可能會面臨長期監禁的處罰。

至於任何形式的主動流產,墮胎,都會被當做“謀殺嬰兒”進行審判……

現在,醫生們懷疑Evelyn偷偷進行了墮胎,懷疑她謀殺了自己的孩子……

很快,大量的警察來到了醫院,隨後帶著Evelyn的母親衝進了Evelyn的家,

他們到處翻找著,搜索著房屋周邊,仿佛哪個角落就藏著一個嬰兒……

母親手足無措的站在一邊,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在洗手間裡,警察用一根棍子攪著便池,說他們可以“感受到什麼東西”,

最後,他們用工具把“這個東西”從化糞池裡打撈了出來,那是一個“死嬰”。

死嬰的出現,不僅讓是Evelyn的母親難以置信,就連Evelyn本身也大驚失色。

因為,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懷孕了……

她之前沒有過什麼孕吐現象,肚子也沒有怎麼顯形,更沒有發生孩子的腳踹肚皮之類的事情,

直到事發當天,她都還以為自己是吃壞了肚子,胃痛的不行,

甚至到下體大出血,她都依舊沒有往“懷孕”了這個方面去想……

而且,就算親眼看到了死嬰,她也並不認為自己完成了一次生產,

她在便池上根本沒有聽到任何孩子的聲音,沒有尖叫沒有哭泣,什麼都沒有……

她推測這應該是一次“死產”,她自然生下了一個“死胎”……

對於這個結果本身她也非常難過,因為如果她知道自己懷孕了,不管怎麼樣,她都會好好養這個孩子的……

可是,警方和法官卻不願意相信她……

儘管死嬰身上沒有任何物理傷害的痕跡,儘管沒有證據證明Evelyn墮了胎,

但他們依舊認為,也許是Evelyn在其他地方偷偷墮了胎,或者偷偷生了產,然後殺死了孩子,扔在了化糞池裡,最後還在這撒謊呢?

畢竟,也沒有證據證明Evelyn生下時孩子是死亡的啊……

Evelyn立刻就被逮捕,最終,她被判處30年監禁……

她只有19歲,但是最好的年華只能在監獄裡度過了……

或許在我們看來,這個案件判的真的過於草率,

在沒有弄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就直接把一個“生了死胎”的年輕女孩送到監獄30年是很不可思議的事情,

但是Evelyn的律師表示,在薩爾瓦多這是非常常見的,也是非常“好判”的罪行……

因為通過這種方式,政府和法院可以向全社會傳遞一個信息:

“無論什麼情況,女性必須保護好自己的胎兒。”

在當地,許多女性也表示,除非非常有錢,不然千萬別墮胎,因為“女性並沒有掌握自己身體的權利”。

Ricardo Parker是薩爾瓦多的一名政府官員,他極力反對女性墮胎。

對於Evelyn的案件,他不僅認為Evelyn有罪,同時認為應該判的更重才是。

在他的觀點裡,“墮胎”就是謀殺,在人體外謀殺和在母親子宮裡謀殺沒有任何區別……

而對於Evelyn“不知道自己懷孕”的說法,他覺得十分好笑,

“她不知道她懷孕了?真的嗎?這麼蒼白的辯駁嗎?”

他承認,世界上確實有女性不知道自己懷孕,但是Evelyn就在撒謊,歪曲事實的真相。

在被問道,“如果你有女兒,生產出現了問題,如果不墮胎可能會有生命危險,你會怎麼做時?”

Ricardo毫不猶豫的說,“我也不允許她墮胎。”

即使女兒可能會死,這個孩子可能也無法存活,他還是堅定的說,“不可以墮胎。”

Ricardo只是當地無數極端的反墮胎主義者的一個縮影,

在薩爾瓦多,也有一些政黨呼籲放鬆墮胎的懲罰,可惜到目前為止,他們的發聲沒有帶來任何改變。

那在這樣高壓的環境下,那些因為種種原因依舊堅持要墮胎的人怎麼辦呢?

在薩爾瓦多,有極少數的醫生願意冒著坐牢12年的危險,幫助女性進行墮胎。

每個月,他們最多會做大約6起墮胎手術。

在這些“私人醫生”眼裡,Evelyn不知道自己懷孕是很可能發生的。

因為薩爾瓦多本身比較貧困,許多女性缺乏教育,對懷孕其實知道的並不多。

就像Evelyn在事發當天以為自己是“胃疼”,其實上那應該是分娩前的陣痛……

接受採訪的“私人醫生”剛剛結束了一場墮胎手術,

對方是一名被黑幫成員強姦的26歲女性,懷孕13周。

當記者問到,你為什麼會這麼做,你不覺得你是在扼殺一個生命嗎?

醫生沉默了兩秒,說,我知道這是一個生命,但是我的病人的生命在第一位,我對她負責。

對於很多人視“私人醫生”如洪水猛獸般的態度,

他只問了一個反問句,“那這些人裡,有多少人願意領養一個孩子呢?”

到目前為止,Evelyn已經坐了總共18個月的牢,

她呆在薩爾瓦多最大的女子監獄裡,這個監獄的指派率是900%,意味著原本能放一個囚犯的地方,現在塞了9個人。

在這裡,像她一樣因為“流產”,“墮胎”而被抓進來的女生有27個,

其中有一些的孩子並沒有流產,而是生了下來,健康地活著,但是她們依舊被抓了進來,判了30多年。

對於自己被強姦一事,她不願意多談,因為她不希望自己的言語傷害到家人,

談及自己要做30年牢這件事,

Evelyn只能微笑著說,“我覺得,法律真的對女性太苛刻了。我真的希望法律可以重新製定。”

她以前覺得很難過很害怕,但是現在,看了這麼多跟自己有相同遭遇的事例,好像也沒有那麼害怕了。

她的律師還在為她奔走,

但是誰也不知道,等待她的是接下來28年的監牢,還是重獲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