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座墨西哥小城,住著獨有的第三類人,不是男也不是女,人稱他們為:Muxe ​​​​

在墨西哥南部,有一個本土文化及其強烈的州,名叫瓦哈卡,

在這裡,1/3的人口是印第安人,土著文明保存的完好,女人具有很高的地位,

生機勃勃的土著文化與西班牙文化融合在了一起,勾勒出鮮亮的拉美風情……

而在瓦哈卡州,有一個名叫胡奇坦的小城,

在這裡,有一個特別的群體,他們被稱為muxe。

在薩波特克語言裡,muxe既有“女性的”的意義,也有“畏懼”的意義,

而現在,他們用來指代那些出生時是男孩,卻喜歡女性化的穿著打扮,像女孩一樣長大的人。

不熟悉當地文化的人,常把muxe與“跨性別者”混淆起來,

其實muxe是瓦哈卡州地區特有的身份,也是當地土著薩波特克文化的象征。

在muxe們自己的眼中,他們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

他們認為自己既有男性的陽剛,也有女性的陰柔,是二者的綜合體……

他們管自己叫“第三種人”。

由於文化的影響,在瓦哈卡州,人們對於muxe的存在習以為常,

即使不太能接受這種文化的人,在隨著時代的進步和大環境的影響之後,也漸漸接受了muxe的存在,

在這裡,有的家庭甚至有2-3個muxe……

在這裡他們被看作是社會的一部分,他們可以自由的與他人社交,穿自己想穿的衣服,盡情打扮……

特別是在胡奇坦,家裡擁有一個muxe甚至會被看做是好運甚至神靈保佑……

他們可以和女人結婚生子,也可以和男人相愛一生,因為是第三性別,他們不認為自己是同性戀。

“是男人的女人,是女人的男人,我們和諧的生活在一起”。一個醉酒的路人老伯興致勃勃的說道,

“別的地方都沒有,只有我們胡奇坦。”

奇特的文化和人們開明的態度,促使了muxe們在這片土地上茁壯成長,

但是,這並不代表所有的人都能接受muxe的存在……

在胡奇坦,依舊有許多男性堅持表達著對muxe的厭惡,

比如Estrella的父親……

從小,Estrella就渴望成為一名muxe,

他原名叫Mariano,在5歲的時候,Estrella就隱隱約約感受到自己的不同,

和其他男孩子不一樣,他發現自己喜歡化妝,喜歡打扮,喜歡跳舞……

而真正讓他意識到自己是個muxe,是源於一場派對,

當時的Mariano打扮成了一個女生,憑借自己的舞蹈驚艷了眾人,

當人們拍下他的照片,郵寄給母親的時候,母親戲謔的問他,“瞧瞧這個美麗的姑娘是誰?”

那一刻,Mariano沒有感覺到不好意思,反而因為母親的話而欣喜與快樂,

也就是從那一刻起,他正視了自己的性別,他意識到自己應該一名muxe,

在母親的支持下,從此,Mariano成為了Estrella……

但是,這個決定讓Estrella的父親非常憤怒,

他不能接受自己的兒子穿著女裝,也不能接受自己的兒子變成一個muxe……

從Estrella決定成為一名muxe之後,

他們再也沒有在一張餐桌上吃過飯,父親總是逃避他,在他吃飯前就草草吃飯,

他們再也沒有說過話,幾乎連對視也很少,父子形同陌路,成為了仇人……

Mariano說,如果不是母親站在我這邊,他可能會拋棄我,或者殺了我。

“我永遠不會原諒他,永遠不會。他對我來說已經死了。”

除了固執的反對者之外,在胡奇坦,還有一類人也讓muxe們產生困擾,

就是“過分支持的支持者”。他們看到孩子稍微有一點跡象,就會有點迫不及待的把他們養成muxe。

Elvis或許就是一位“過分支持”的受害者,

在小時候,比起Elvis這個名字,但他更願意人們稱他為Caroline……

當時的他喜歡畫口紅眼影,也沉迷於花裙子……

他的哥哥為此總是斥責他,把他的裙子藏起來,讓他有點“男孩子”樣,

因此,他只能偷偷的穿裙子躲在沒人的地方玩,然後再穿上男孩子的衣服回家……

與之哥哥相反,姐姐和媽媽認為他是一名天生的muxe,

姐姐經常借他穿各種裙子穿,而她的母親也表示,“說實話,我更希望他做一個男人。但他生來就這樣。”

“這不會困擾我,因為不管怎樣他都是我的兒子,我接受他所有的樣子。”

或許正是因為母親和姐姐的溺愛,讓Elvis對性別的概念模糊,他真的以為自己就是muxe……

直到長大之後,Elvis才意識到,他並不是muxe,其實,他是一個男同性戀,

但如今他只想做一個男人,並且以男人的身份與男人相愛一生……

同時,他深深的認為,現在在胡奇坦市,muxe的現象其實有點“扭曲”……

當男人們種田的時候,muxe可以製作手工藝品,和女人們一起上市場販賣刺繡,

當需要男人們的時候,muxe們又能做男人的活,

再加上許多muxe並不會選擇離家結婚,

因此對於許多貧窮的家庭來說,muxe可以用來賺錢,還可以用來養老……

所以Elvis認為,很多家庭會故意或者下意識的促使自己的孩子成為muxe,把當做壓榨的勞動力,

每當有男孩有一點女性化特征,母親們都會將其放大化,引領孩子走上muxe的道路,

他認為這很可怕,也很自私。

對於這種說法,當地的不少女性表示讚同,也有不少表示反對。

Estrella就認為,“我的母親只是為了幫助我知道,我究竟是什麼。”

“她從來沒有強迫我成為一名muxe,從來沒有。”

雖然在如今的小城胡奇坦,muxe們會遇到“少數反對者”,“過度支持者”這樣那樣的問題,

但總的來說,這裡的環境對於muxe的成長來說已經非常自由……

可是,胡奇坦市真的太小,機遇也太少,muxe們一旦走到外界,就發現寸步難行……

Mariana就是這樣一位從胡奇坦走到外界的muxe,

酗酒的父親給他帶來了不幸的童年,因此Mariana早早的獨立,與母親相互扶持……

充滿野心的他不甘願過著普通人的日子,為了看到更廣闊的的世界,為了賺錢,

Mariana只身去了墨西哥城,成為了一名妓女。

但是在那裡,人們對於muxe的態度遠沒有胡奇坦市開放,

對待她的態度比對待跨性別者還要惡劣……

為了不被人們排擠,每周他都要注射兩次雌性荷爾蒙,這樣她不會長胡子,聲音也可以更加女性化,

同時,他還給自己的胸部和屁股注射東西,以讓它們更堅挺,更像一個真正的女人。

可是由於注射藥材不正規化,大約有長達一個月的時候,他的半個身體都是麻痹的,他甚至無法說話,

更有一次他陷入了昏迷,昏迷了一個月……

醒來之後,他發現母親正在照料他,這讓他非常羞愧。

“真的很難過又很痛苦,我以為他要死了。”Mariana的母親說道,“他只是一個muxe,這不應成為他死亡的理由。”

針對這種情況,為了讓更多人了解,理解muxe的文化

從20世紀70年代以來,胡奇坦每年會舉辦一個為期3天的活動,來為muxe們進行慶祝。

每到活動時,大量的muxe們會相約出動,穿上他們的裙子,自豪的行走在大街上……

人們狂歡著,慶祝著,把這裡當做是同性戀者與跨性別者的天堂。

也希望讓更多的人可以走進這個小城,了解這裡的文化,了解這裡的muxe……

或許成長的過程充滿了掙扎和艱辛,

但是對於大多數生長於胡奇坦的muxe來說,他們從未後悔過自己所經歷的一切……

“如果人生重頭再來,我還願意在這裡做一名muxe。”Mariana說。

有人說,muxe就是“遺失在時間長河裡的人物”,

有人說,muxe如同它的名字一樣,畏懼,但是也讓你戰勝畏懼,成就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