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長刀捅傷卻死咬歹徒,這只英雄警犬,為更多同伴換來了應有的保護

2016年10月5日深夜,英國赫特福德郡斯蒂夫尼奇,

幽深昏暗的小巷,

一頭站著警官Dave Wardell和警犬Finn,

另一頭,是一個倉皇奔逃的精瘦男子。

他涉嫌持槍搶劫出租車司機,Wardell警官接到報警後,第一時間帶著助手Finn趕到現場,

德牧警犬Finn根據嫌犯留在出租車座位上的氣味,成功追蹤,並將其逼進窄巷當中。

“我是警察,你不要跑了,否則我要放狗了!”

Wardell警官對嫌犯幾次喊話,但對方不僅沒有停下來,反而爬上矮牆,想奪路而逃。

無奈之下,Wardell只能揮揮手,示意搭檔Finn上前攔截。

Finn猶如離弦的箭一般快速衝到矮牆邊,咬住嫌犯的小腿往下拖,Wardell警官也上前試圖將其製服。

但嫌犯豈能甘心就擒?

他翻身騎坐在Finn背上,不知從哪兒掏出一把10英寸(25.4厘米)長的匕首,

手往下一沉,紮向Finn的肚子。

Wardell警官仿佛自己被刺中一樣,倒吸了一口涼氣,他伸手想把Finn救回來,

此時,嫌犯卻嘩地一聲拔出刀,帶著Finn的鮮血刺向Wardell警官的胸膛。

距離太近,Wardell根本來不及反應;

但Finn卻咬住嫌犯的腿,拚命地左搖右晃,讓他不能進攻Wardell.

腿上傳來劇烈的疼痛,嫌犯只能放棄Wardell,揮刀向Finn的腦袋刺去,Wardell的手也被刺得鮮血直流。

他忍住疼痛,在Finn的助攻下將嫌犯摔倒在地上,並奪下了匕首……

很快,警方的增援趕到,奄奄一息的Finn還死死咬著嫌犯的腿不肯鬆開。

Wardell告訴它,

“好了好了,可以鬆開了。”

他把Finn抱起來,發現它肚子上全是血。

他抬起Finn的腿想檢查傷勢,卻聽見一個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

是空氣通過傷口,進入Finn體內發出來的。

它肚子上被拉了一個大口子,鮮血順著Wardell警官的雙手咕嚕咕嚕往下流,

他的手上、褲子上全是自己搭檔的鮮血……

他立刻把Finn送往附近一家24小時營業的寵物醫院,

此時,Finn的胸腔裡已經灌滿了空氣,肺部無法膨脹,呼吸又快又淺,眼看就要不行了。

醫生檢查後搖搖頭,

“情況太嚴重,我們這裡沒有專業的設備,需要立刻送往其他醫院。”

於是,淩晨4點,警車載著Wardell和Finn一路呼嘯,趕往另一家專業動物醫院。

Wardell小心翼翼地抱著Finn,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每一次移動,它肚子裡就會灌入更多空氣,那20分鐘車程對當時的我而言就像一輩子一樣漫長,Finn隨時都會離我而去。”

緊趕慢趕終於到了醫院,

進手術室之前,Wardell將頭埋在Finn背上,淚水濡濕了它的皮毛,

“加油,你一定會好的。”

“醫生,求您一定要救活它,它救了我的命啊……”

仿佛聽見了搭檔的呼喚,Finn虛弱地搖了搖尾巴,然後被推進了手術室。

Wardell呆呆地坐在手術室外,看著身上被鮮血浸透的衣褲,分不清哪些血是自己的,哪些又是Finn的……

在醫生和同事的勸說下,Wardell茫然地去包紮傷口。

但心卻始終懸著,和Finn在一起的快樂時光像電影鏡頭一樣,一幕幕浮現在腦海裡……

2010年1月,Wardell警官和Finn初次見面。

彼時,Finn還是一只9個月的小奶狗,調皮搗蛋,

短短的狗生中已經咬壞8雙拖鞋,1張地毯,還有1條椅子腿兒,1個訓狗的防咬傷袖套。

Wardell警官雖然已經32歲,是有2個孩子的成熟男人,看見Finn卻依舊開心得像個糖果店的孩子。

他把Finn帶回警局當警犬,1人1狗從此結下了不解之緣。

一有時間,Wardell就會跑去跟Finn玩,

“我趴在地上,Finn跑過來舔我的臉,咬我的耳朵,還搜刮我的衣服口袋,拖我的鞋子……

我的心都要化了,Finn就是我一直想要的搭檔,它遠比我想象中更美好。”

Wardell所在的警局一共有32只警犬,Finn的表現名列前茅。

它參與過幾百次任務,成功追蹤到200多人

其中有強姦犯、殺人犯、搶劫犯,還有偷車賊、失蹤人口等等。

最令人激動和淚目的一次,

一位患了阿茲海默症的老人從護理中心走丟,

Finn靠著敏銳的嗅覺,和一個超過2小時、淡到快要消失的氣味,成功將意識不清的老人找回。

這樣英勇善良的汪星人,難道逃不過這一劫了嗎?

包紮好傷口的Wardell坐在手術室門外,心急如焚。

手術從天未亮一直持續到當天下午3點,醫生終於將Finn從死亡線上搶救回來。

“匕首刺穿了它的肺部,但萬幸沒有傷到心臟。”

Wardell去病房看望Finn,

它全身的毛發都被剃光,身上穿著藍色的保護外套,下面是各種各樣的管子,連著不同的監控儀器。

Wardell心痛得直掉淚。

好在,Finn恢復得很好,過了一段時間就出院了。

與此同時,捅傷Finn的罪犯也被判刑4個月,Wardell覺得非常失落和不甘,

“罪犯因為攻擊我、非法攜帶刀具和槍支,所以被判刑4個月。

但Finn呢?他殘忍地捅傷Finn,差點把它弄死,他為此受到懲罰了嗎?”

英國雖然有《動物福利法案》,但一來定罪很難,

二來針對傷害動物行為的懲罰都很輕微,根本起不到震懾的作用。

即便被傷害的是警犬等專業性服務犬,罪名最多也就是“刑事損害”(criminal damage),跟毀壞無生命的財產一樣量刑很輕。

Wardell為自己的老夥計感到不平,但卻無可奈何。

偶然的機會下,他把Finn受傷的照片PO到網上,感慨了幾句。

沒想到,這張照片竟然引起無數網友轉發,

大家在臉書、推特等社交媒體發起話題#“Finn’s Law”(Finn的法律),

號召政府從嚴懲治傷害警犬的罪犯,與傷害警察同樣量刑。

與此同時,大家還在政府的請願網上發起簽名請願,

只要有10萬人參加,政府就必須在議會上討論此事。

短短幾天之內,參加簽名請願的網友就達到13萬人。

2016年11月14日,議會對Finn’s Law進行討論,

一位議員再介紹Finn的法律時提出,警犬和馬匹在工作中做出的貢獻一點都不比人類少,它們應該被看作是執法隊的一員,跟人類一樣受到同樣的法律保護。

下議院議員Oliver Heald表示英國法律上對這些為人類盡力的動物的保護,幾乎是空白。

“如果對動物的攻擊,僅僅是看做是對財產的破壞,讓人覺得很反感。

我們很幸運英國有Finn這樣勇敢的警犬,它當然不能僅僅看作是一件財產或者是我們警察的裝備,

它是一條生命!而且是我們警察和執法隊中重要的成員,為我們提供基礎的服務,

Finn付出這麼多,卻因為傷勢不夠嚴重,無法對罪犯追加其他追究,這很可笑”。

其實早在去年,英國警務部長Brandon Lewis就曾寫信給司法行政部,希望跟他們探討能不能為那些替人類工作的動物們,提供更多的法律保護。

而Finn無疑大大推進了這一進程。

Fnni的遭遇讓大家認識到了保護服務性動物的需要和迫切,

議員Oliver Heald提出了提出了服務型動物保護的條例草案,探討了攻擊服務型動物的明確罪行,

而且無論是何種攻擊方式,都將最高面臨五年監禁。

這項法也將在今年的2月23號進行二讀。

無論如何,好在2016年12月20日,Finn重返工作崗位,成功抓捕一名偷車並引發撞車事故的毛賊。

2017年3月,9歲的警犬Finn光榮退役,

曾經身經百戰,狗生崢嶸的它如今過上了悠閑的養老生活。

它不知道,自己的那次重傷曾引發了十多萬網友對傷害動物的討論,

還促進政府修改動物保護法,

無數同類的命運,或許都會因此迎來好的改變……